我在大临铁路“通”隧道

 作者:王晓彤 时间:2020-05-08 【字体:

清晨六点半,天色微亮。值完夜班的我刚从隧道出来,站在寝室门口,眺望山头,微风清凉拂过脸颊,阳光温暖洒满全身,感受着朝阳的青睐,通宵值班的疲惫感渐渐消逝。

去年7月,参加工作分配到大临铁路项目。作为一个初入社会的毕业生,土生土长的西南人,对参与祖国大西南的建设感到无比期待。参加工作近一年,我依然清晰记得入职培训那一场青春聚会,夹杂着汗水和欢乐,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龄人。一周培训,也让我永远记住了“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铁道兵前无险阻”的铁道兵精神。印象最深刻的是凌晨三点的海湾拉练,身前的那一抹朝阳,身后的那一道彩虹,那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,像极了那一刻的我们,昂扬蓬勃又七彩炫丽充满了无限可能。培训结束的最后一个晚上,我们在草坪上席地而坐,畅谈感受,回望过去,憧憬未来,我们约定,去了大临以后,等全线贯通,我们再相约一堂,不醉不归。

大临铁路项目位于云南省临沧市境内,是众所周知的重难点项目。滇西南地区的施工因地质条件复杂多变而闻名,我们施工的隧道就属于花岗岩蚀变带地质,是全国性地质难题。就所在新民隧道而言,8287米超长里程和严重的V级围岩蚀变地质,一直是困扰整个项目正常推进生产的巨大难题。刚到工地接触这个庞然大物,内心无比震撼。以往高铁在隧道里呼啸而过时,还会抱怨信号不好,当我以参建者的身份再次置身隧道中,才深深感受到每一条隧道的贯通都是无数人日以继夜的付出。

从第一次进隧道的心怯,到现在熟悉洞内任何一个位置的构造,从容应对隧道内每一道工序施工;从第一次接触钢筋混凝土的冰冷,到现在对每一次钢筋和混凝土的结合感到热血,意味着我们的进度又向前迈进了一步;从第一次遇到隧道术语名词的不知所措,到现在与各方检查单位对答如流,与师兄和领导共同讨论隧道施工工法。大半年来,隧道陪着我从技术小白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建设者,我也陪着隧道从1250米开挖到现在的2575米。我见证了施工进度从每月60米到110米的蜕变。增长50米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,而对我们1#斜井所有的建设者来说,每一米都是掘进,都是所有人百分百地付出和汗水的换来的。

随着时间地逝去,大临铁路贯通的日子也一步步逼近。4月初,集团公司开展了大临铁路保贯通劳动竞赛动员会,提出“决战7·30,奋战100天”动员口号,严重的围岩蚀变本就加大了掘进难度,再者雨季即将到来,如今工期的缩短,无疑是雪上加霜,这个四月不在平凡,必将掀起一波施工高潮,这也是今后三个月我们惟一的目标和任务,我深知展现“大临速度”,弘扬“大临精神”的时刻来到了。

4月注定是具有突破性意义的。在集团公司劳动竞赛的动员下,在公司和项目部领导精心组织下,在斜井所有员工的努力下,4月份我们的施工进度又迈上新台阶,V级围岩完成施工111米,在整个项目部18个掌子面施工中勇夺第一,再创新高。111米,意味着我们能够确保既定目标工期;111米,意味着我们已经跟上隧道施工先进单位施工水平。

111米,是质的突破,也是量变的必然结果。新民1#斜井入场施工以来,以传统的两台阶施工法正常推进,然而受地质条件限制,两台阶施工法远远达不到施工进度要求,施工工法成了限制隧道施工进度的重点因素。

2019年作为对标先进年,公司提出“走出去,引进来”工作思路,项目部组织技术管理人员向先进单位对标学习施工经验,引进短台阶施工法。短台阶施工法由于缩短了循环时间,有效提高了施工工效,进度得到明显增长。面对严重的围岩蚀变现象,在爆破排险结束后,技术人员第一时间到掌子面观察围岩状况,时刻做到“岩变我变”,在工序衔接上以“零耽误,负搭接”的高标准严格要求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全体员工的协同努力下,掌子面进尺突破到111米,每一循环时间从20多个小时控制到19个小时以内,误时比从25%左右缩短到了10%以内。大江流日夜,慷慨歌未央,这将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风正潮平,自当扬帆帆破浪;任重道远,更需快马加鞭,在大临铁路决战贯通的关键时刻,我们更是不敢有丝毫松懈。奋战的过程是艰辛的,更是幸福的,我们怀揣着临沧市人民的百年铁路梦争分夺秒,不舍昼夜,再多的艰难险阻只会激发我们的昂扬斗志,待百日告捷,谱写新篇章。

悄无声息中,太阳已高挂天空,耀眼的光芒洒遍山川大地,恍惚中,仿佛间我已坐上大临高铁,在新民隧道呼啸而过!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