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勒玛是座城

 作者:袁思嘉 时间:2019-09-03 【字体:

“五星红旗迎风飘扬,胜利歌声多么响亮”,南昌八一纪念塔下,一位老师在教他的学生们歌唱,正是这座革命英雄城市,诞生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支独立领导的人民军队,而我作为一名铁建人,从异国他乡回到这里,继续奋斗,初心不改。

飞机在湛蓝的天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线,我的思绪也随之走远,在一个叫阿尔及利亚的北非国家,有一座叫欧勒玛的城,那里安放着我们挥洒汗水的青春,此时此刻,当地居民们幸福地住上了我们建的房子,他们亲切地把中国称为“Ami”(朋友)。

2011年7月1日,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日子,我填报完自己的高考志愿,专业上清一色的选择了法语,缘于课外阅读的那本法国小说《小王子》,一读便深深爱上了。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”,我们从小就学会了这首歌,直到结束九年义务教育,走进自由的大学校园,才真正体会这句歌词的意思,我的母亲告诉我要好好珍惜大学的时光,1977年,她见证了恢复高考的那一年,这场改变千百万人命运的考试,拯救了中国的教育,随后她幸运的跟上脚步,进了师范院校,成为一名人民教师。而我也通过高考来到南昌,度过4年的大学时光,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,安稳而充实。

或许是命运的安排,大学的专业注定了我们要远走异国他乡,来回馈祖国的养育之恩。2015年毕业那年,正逢祖国的“一带一路”政策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外交部、商务部联合发布了《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》,我遇见了中铁建,成为二十四局南昌公司的一份子,远赴海外。我讶异于中铁建的海外业务之广和世界影响力之大,项目遍及全球五大洲近100个国家和地区,作为家里的独生女,我的父母非常支持我的工作,父亲说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踏在非洲大地的土壤上,看那异国的自然风光,而我为自己成为铁建大家庭的一份子感到骄傲。就这样,我和阿尔及利亚的缘分开始生根发芽。

每个人都有一个家,房子是安放家的地方,而我们公司的海外项目安放了无数人的家。响应祖国“一带一路”政策的号召,我们二十四局南昌公司也走向了海外,来到北非国家阿尔及利亚,它位于旅游国家摩洛哥和突尼斯的中间,北临浪漫的地中海,南部是我魂牵梦萦的撒哈拉沙漠,书里的小王子便是在这沙漠中回到了自己的星球。我们的项目坐落在北部塞提夫省欧勒玛镇,在这里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从未分割。

阿尔及利亚的工业很少,大多产品依赖进口,中国是他的重要贸易合作伙伴,这里没有污染,天蓝的清澈见底,那一抹中国红在我们营地上方的空中随风飘扬,动人心魄。我们的项目部有许多可爱的人,他们响应公司的号召,跨越千山万水,离家多年,用汗水凝聚了这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房子,带领着新来的年轻人在海外留下自己奋斗的痕迹。

还记得初到阿国的场景,国内的电话卡无法使用,我们不安的推着行李箱,四处张望,生怕错过了。机场里充斥着阿拉伯语和法语的话语声,看见曹经理在出口朝我们挥手微笑的时候,瞬间便踏实了。作为一个在非经验丰富的工程人,他耐心的带着我们走进工地,了解房屋的建造过程,告诉我们作为翻译需要用到的建筑用语。在他的教导下,我们努力学习和工作着,在异国他乡很安心。还有可爱的王大爷,曾经在南部城市比斯科拉铁路项目工作过的他,带着两名当地人管理项目部的水电,无数个夜晚,看见他匆匆的身影,便知道是去关水阀了,项目的当地员工总是亲切的叫他王大爷,而他带领的那两名当地员工也从未诞生过要换工作的想法,还学会了不少四川普通话,有时逗得我们开怀大笑,中阿友谊就这样茁壮成长。

在欧勒玛这座城里,我们从未感觉陌生,反而惊讶祖国发展的迅速,经常发出“当中国人真好”的感慨。欧勒玛还有一个名字,叫“小义乌”,中国的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,被联合国等国际权威机构确定为世界第一大市场。而欧勒玛也有着阿尔及利亚最大的小商品市场,别省的人经常来这里购置东西,商贩们大多去过中国,甚至每年都要去一次。当地朋友Seif是其中之一,他们两兄弟在欧勒马开了家商铺,售卖来自中国的产品,每当说起中国,他们便竖起大拇指,感谢中国为他们带来了财富和稳定的生活。或许在欧勒玛的街头,你会遇见一个当地人用中文说着“你好,去哪儿”,这都是不足为奇的事情。当你回答他“塞提夫2000套租售房”,他会兴奋的脱口而出“CRCC(中铁建的简称)”,这就是铁建人的国际姿态。

时光匆匆,阿尔及利亚民众住上了铁建建造的新房,其中不乏我们认识的当地朋友,警察局办事员Omar,在我们项目工作的保安Mohamed等等,成为一名走向海外的铁建人,使我真正意识到,房子并不是钢筋混凝土的冰冷结构体,而是有温度的家。每每想起欧勒玛这座城,心中就充满力量,那里有我爱的当地朋友,有遍布我们脚印的施工现场,大街小巷有全世界都会讲的中国话“你好”,在南昌,我依然以一个铁建人的身份奋斗着,永远热血,永远年轻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