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长白山

 作者:宋清海 时间:2019-12-27 【字体:

长白山,洁净如雪的山名;敦化,体现化育万物的自然之德的城名;二道白河,由长白山瀑布奔流出的河名……这些名字让人联想到长白山洁净寂然之美。那么从敦化到二道白河客运专线就是通向美的高铁线路。中铁二十四局南昌公司敦白客专三标段的员工们,是以旅游的激动心情于2017年8月来到敦化,选了个吉利的日子——8月8日举行开工典礼。然而现实却和他们开了个残酷的玩笑——他们没干过这么苦、这么难、这么复杂,和这么“一言难尽”的工程!

不成功,就是失败,他们别无选择……

1、北方松树的精神

张春德是2019年2月到敦化客专三标接任项目经理。他来的时候正是长白山冰封雪盖的季节。他在来之前就知道,长白山高寒地区年度有效施工时间只有7个月,深达1.9米的冻土层,从4月中下旬才开始解冻,到11月份又是天寒地冻了。南昌公司一贯的“快进场、快开工、快形成施工高潮”的“三快”作风,在敦白客专工地受挫。不仅如此,牡丹江,多么美丽的名字!而流经敦化市的牡丹江十分苛刻地对待这些南方的客人——三标工地处在水源保护区内,森林、草原、湿地……都有严格的保护条例,十余家执法眼睛盯着你,哪一家都有权命令你停工。牡丹江发源于长白山,本标山里的工地全处在生态林中,伐树要层层上报国家林业局审批。

上述两条困难在张春德看来尚不是最主要的困难。南方和北方高寒地区在隧道施工上差别太大了,几乎让他们束手无策。比如隧道防水工程,以三级围岩为例,初级支护完成后需进行径向注浆,要求初支混凝土面无渗水,然后铺一层土工布,再铺一层防水板,再铺一层保温板,又铺一层防水板,才浇注二衬混凝土,二衬混凝土要扎双层钢筋。这够复杂的吧?还不够,洞内地下水在冬季结冰而引起冻胀,需在冻结线以下开挖宽2米、深4米的中心深埋水沟,确保排水畅通。这等于在大隧道内又建一条小隧道,而由于开挖面狭小,干起来更麻烦。还有比这更困难的,敦白客专工法有“十条红线”,你碰了监理就命令你停工。比如Ⅴ级围岩的隧道,每次掘进0.6米,一天只能掘进1.2米。全线3座3000米以上的隧道本标占2座,以这样的进度不知要干到何年何月。

隧道进度上不去,引发许多矛盾。首先是作业队的民工没有积极性,他们是以进度计价的,何况一年只能干7个月。从开工以来,已经换过三批作业队了。更重要的是业主不满意,天天在微信群里责骂你,让你颜面全无。张春德来之前,从项目部到工区经理,只有四工区经理王彦没被换过。业主说要换人,单位不能不换。当然,其中也有“一言难尽”的情况。

因此,到本标来的人再也不是当初激动地说“我去长白山”。但是张春德不能不来,集团公司领导点了他的名,可以说是“临危受命”。

“必须扭转业主对中铁二十四局的印象”,这是张春德内心十分执着的愿力。不能让三标员工总是灰溜溜的。全线总共11座隧道,本标占7座。在制约隧道工程进度的诸多矛盾中,主要矛盾是施工步距的调整。而提出这个动议何其难!要有理有根,还要有相关专家对安全、质量的认证。张春德干工程几十年,从未这么难过。但他不能退缩,集团公司领导对本工程是极为关心的,在项目缺资金时,给垫资2.5亿元。

他现在真正认识了松树。在高寒的长白山才能领会什么是松树的精神。在石头也会冻裂的季节,松树忍耐着,暗暗积蓄力量,那新的年轮就是它下一个梦想……

从5月至7月,张春德每天只能睡2到3小时,他脸上的倦容如能积攒起来,不知能有多重!他终于找到一个契机:京沈客专潮凌联络线进度很快,他带领有关人员去参观学习。归来后关于调整隧道施工步距方案瓜熟蒂落。幸运的是得业主和专家的认可。

2、夏季的“春雷”

压抑日久,其发必迅。

2019年7月之后,三标员工都在暗中鼓劲,谁能振奋一下这支队伍的精神?8月10日从四工区传来喜讯,牡丹江特大桥上跨3305兵工厂专用线10号—11号墩连续梁中跨顺利合龙!为此,业主发来贺信。这是二年来业主第一次表扬中铁二十四局。对三标员工们而言,不啻一声春雷,虽然时在8月,那种振奋人心,开辟新阶段预示大前景的启示力,只有春雷可比。

相对于山里的工区,位于敦化市区的四工区生活上要方便一些。而在施工条件上却是相当困难,他们的工地不仅邻近9公里高铁线,连续梁跨201国道、跨高铁线、跨普铁线和专用线,更为惊心动魄的是,跨兵工厂专用线连续梁竟出现4条线路包围一个桥墩的“奇观”,遂使10号和11号墩成为真正的咽喉地段。

在施工时间上也是让人苦不堪言,为了不影响铁路行车,只允许你在夜里22时30分到凌晨3时30分线路封锁时施工,只给你5个小时的时间。若在5小时内干不完当天的工作,就只有等3天后的下一次封锁。这样的三级封锁3天一次,从3月到10月封锁70余次。在封锁当天的下午,副经理陈宇龙要去车站与车务、电务、工务、安质部门开协调会。内容同样的会开70余次!

四工区在当时还有一条困难,除副经理马再平之外,经理王彦、总工余达煌、副经理陈宇龙、工程部长邹敏,和安质王迭伟、物质部长沈永年等,全是年青人,而且都是第一次任现职,也就是说谁也没干过连续梁施工。那就只有在干中学。

在干中学也不是那么简单。作业队的民工完全得手把手教,甚至教也教不会,作业队换了三批。“零号块”的安装托架、模板、钢筋用了43天。这个速度显然太慢。总工余达煌压力最大了。当人对某种知识的学习强烈到如同“求生欲望”一样的时候,那效果会好到难以想象。余达煌对连续梁施工工艺的学习就是如此。当跨兵工厂专用线连续梁的挂蓝设备安装好之后,他感觉是自己被吊在挂蓝上,这种危机感、紧迫感一直到连续梁施工高效、安全、优质地完成,他才觉得自己站到地面上来了。

四工区被业主认可,也是经过许多波折的。这一点经理王彦体会良多。由于他们在市区施工,涉及安全、环保、卫生、交通等诸多方面的制约,与四工区签订各种协议的有24家之多。这些单位一个月检查一次可以吧?重要部门一个月检查两次不多吧?工区没有哪一天不来检查组,而且检查组有权让你停工整改。2019年上半年,各类被迫停工达40天,一年有效施工期才7个月!王彦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我们对检查组毕恭毕敬,为什么沟通这么难?他想通了,是文化与风土人情的差异。必须了解当地文化,了解当地人的性格特点,这就是古人说的“入乡随俗”,要让自己像个“东北人”。

王彦作为经理,如果教条地认为经理就要盯在工地上,关注施工以外的事情就是“不务正业”,许多问题会从小事拖成大困难。比如邻近吉图珲高铁线工地,为保护高铁安全,有关单位以大型机械危及安全为由,不许施工。其实就是挖掘机朝线路方向倒过去,也砸不到路基边缘。但是一声“停工”没商量。这种情况不是“说理”能解决的,需要的是沟通。王彦以沟通的艺术举重若轻地解决了许多难题。也体现了他纵览全局的领导风格。

中铁二十四局集团公司领导要求四工区全部连续梁施工在10月5日完工。王彦征求余达煌、马再平、陈宇龙等人的意见。大家明白,经理是想提前完工。干就是了!他们有把握了,原先移动挂蓝设备要10个小时,那就是两个封锁点,后来只用3个小时;“零号块”全部施工只用了40天,后面的“标准块”施工只用了8天。作业队对工作流程也熟悉了,干得快,挣钱多,情绪高涨。他们在工法上也有改进,比如定位改为双螺铆,使挂蓝更稳,万无一失。也因此他们的标准成为全线连续梁施工的标准。余达煌也成为大家认可的连续梁施工行家。

9月25日,四工区全部连续梁提前10天完工。在横空出世的连续梁之下,以王彦为首的四工区员工,就是一伙扛大梁的年青人!

3、担当未必尽铁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8月似乎青睐中铁二十四局。继四工区8月11日受到业主贺信表扬之后,8月15日又从三工区传来喜讯:西沟隧道贯通了!这是全线第一座贯通的隧道,为此业主发来贺信给予表扬和祝贺。5天之内中铁二十四局受到两次表扬,看来业主将扭转对中铁二十四局的印象了。

但大家对三工区能提前贯通西沟隧道,还是感到有几分意外。三工区经理王建平是今年4月才来敦化。此时来敦化的人,同事会问:“怎么,你去长白山?”声音充满了同情。从内心说王建平不愿意来这个工地。在他之前公司领导也找过几个人,但都不愿来敦化。常言道: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。王建平喜欢从头干一个工程,一切在自己掌控之中,像这样半路来接任经理,你已无法改变那些既成的事实,半途改变走向,没那么容易“扭转乾坤”。

作为公司的中坚力量,王建平不能不服从公司领导安排。他接手的工地,是三标点最多、线最长,而且分散。这就需要强有力的管理。他在工地走上一遍就发现理管理的混乱,比喻工地上停放几十台挖机,有工作的,有不工作的,不工作的也是按天算钱的。民工的情绪也不稳定,一年只干7个月,有5个月挣不到钱。租赁设备的漫天要价,他们要在半年里挣够一年的钱,像秋天的蚊子,叮一口过一冬。地料价格飞涨,比中标价格成倍往上翻……

面对乱纷纷的矛盾,王建平有一定章程。只有理顺工区领导班子,才能理顺工作;只有班子团结成一台发动机,才能向外输送动力,只有班子精神面貌焕然一新,才能使整个工区正气昂扬。王建平以开阔的胸襟,实干的作风,和一视同仁的待人之道,改变了三工区的面貌。张春德对他的评价是:能团结人,理顺了工作,管理走上正规,各项工作都有起色。

王建平深知项目部领导要求西沟隧道尽快打通的意义所在。隧道是以进度计价的,作业队自会加油干。这时有两个问题须特别注意:一是安全,二是超挖。安全出事了,一切免谈。超挖部分是要用混凝土填充的,这个钱作业队是不管的。王建平的管理办法是:每个工班都进行实地测量,留下数据,算账时你要对超出部分付钱的。这一来安全、进度、质量都得到保证。8月15日,正是农历7月15日,民间的“七月半”,西沟隧道贯通!

西沟隧道打通后,王建平又盯紧1070米的吉昌隧道。吉昌隧道10月底必须打通。打通后作为通道,为冬季施工的新安隧道出口运送混凝土,否则从搅拌站运混凝土去新安隧道要翻两座山,在零下30度左右的严寒中,混凝土温度达不到零上5度以上的施工要求。

冬季施工,在敦化还是首次。预祝王建平成功!

4、青春中有座山

一工区位于长白山腹地。他们的工程是新兴隧道和新安1号隧道。

2017年8月15日,工区一班人翻过两座山,在森林中走了7个小时,才到达新兴隧道出口的位置。作为现代人,他们其实极少有这种步行7个小时的经历,更不用说是在长白山的原始森林里。当时他们内心充满了有趣的豪迈感,像蓬勃向上的森林一般精神百倍!原始森林仿佛要他们体验“原始”生活,手机无信号,突然觉得不知是自己把世界丢了,还是世界把自己丢了。山风骤起,林涛奔涌,轰鸣声填满一切空间,更让人有不知身在何处之感……

刚来林区的新鲜感过去之后,艰苦的生活体验开始了。山里10月份的气温达到零下5度,雨雪频繁,随及结冰。冬天大雪封山,出山都难。春天到5月份才开解冻。漫长的冬季让人心情抑郁。那么人们自然会盼望春夏两季。但是天气暖和的时候,蛇类和虫类也多,原始森林为它们的繁衍提供了条件。最让人恐惧和厌恶的是蜱虫。这种俗称草爬子的毒虫叮人不是吸饱血就走,而是直往肉里钻,只露个小尾巴尖。它的毒素对人类甚至是致命的。5、6、7三个月是蜱虫的活跃肆虐期,人人都要打预防针。还有一种臭屁虫,10月份还活力十足,虽然不咬人,但那臭味让人受不了。而且上半年森林里的水气浓雾一般,衣服和被子总是湿漉漉的……

除去上述那些困难,还有一难,那就是寂寞。特别是对年青人而言,寂寞是一种折磨。有的家长把孩子叫回家。但党少辉、南云飞、石磊等一班年青人还是留下了,并且快乐的工作着。

在如此艰苦寂寞的环境中,这些从学校里出来的年青人能留下来,首先是他们自己心志不凡。工区领导关心人、理解人、团结人的工作作风也是必不可少的外在条件。经理饶群睿智而亲和,书记刘波颇有兄长之风,总工程东风是个乐天派。班子的凝聚力、感召力是强大的。工区在艰苦的环境中,员工们精神乐观、昂扬向上。比如被蜱虫咬到,本是个很烦人的事,而在这里却成为笑谈,谁被咬次数多就是冠军,干测量的冯少军被咬8次,荣登第一名!可见这里的精神面貌确是乐观向上的。

他们的工程进度也非常快。今年8月完成的工作量超过了去年一年!在换过三次作业队之后,他们与现在的三支作业队配合默契。2021年3月,铺轨要到一工区,他们提前完成任务已无问题。

工区的年轻人们仍在快乐地工作着。到长白山旅游的人千千万万,而以青春相伴长白山,唯有他们!在他们生命的旅程中有一座名山在,增添灵魂的雄伟和壮丽,那是何等的生命风景!

5、一个新生儿的寓意

到2019年10月,中铁二十四局在业主那里的印象算是扭转了。这个过程很艰难呢!项目部总工柏兴虎一年没有离开工地。他是憋着一股气的。他刚来的时候,参加全线工程会议。业主一位领导点他的名说:“柏兴虎,你能不能干好?干不好你就早说,我们既然换了你们两任总工,就不在乎换第三个!”羞辱啊!憋气啊!柏兴虎是把这股气转化为打个翻身仗的动力了。同样,带着压力而来,带着压力而工作的张春德也是如此,忍耐是难受的,但忍耐是力量之源。到10月份,如果说心情轻松的人是谁,可能是张春德和柏兴虎。但他们一点没表现出来。不到最后工程顺利完工,他们二人是不会真正轻松的。他们还在忍,是为未来的结果而忍。

7月,财务部长鄢晨阳的妻子杨宇蛟生了个女儿。他们是大学同学,2018年结婚。生孩子本是寻常事,但这个孩子生在敦化,也可以说生在敦白客专工地。恰巧7月张春德带队去京沈客专参观学习,学习归来后的施工方案又获得业主通过,8月的施工就突飞猛进。这当然只是美好的联想,但这联想与一个新生命相联系,那就是对未来的祝福和希望!

回到本文开始时提到的几个难点——苦,就是境界;难,就是高度;复杂,就是行业前沿;“一言难尽”,就是以“不了了之”的旷达的智慧!

他们现在可以挺直腰板喊一声:我在长白山!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